免费高清视频

黄冈职业技术亚洲偷偷自拍免费视频

全文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 免费高清视频 免费韩国漫画网站观看要闻 > 正文内容

逆行战“疫”记


作者:胡春光 | 来源: 医学部 | 点击数: |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3日

2020年1月16日,我就已经从不同的朋友和同事那里得知,武汉爆发了一种新型的传染性肺炎,并且黄冈已经有部分疑似病例。出于职业的敏感性,我立即在网上搜索了大量的最新信息,我预感到这将是一种十分可怕的全新的传染病,武汉和黄冈相邻,而现在将近年末,大量的人回乡过年,武汉和黄冈的感染病人将于近期井喷,一场巨大的风暴即将来临。

1月18日,钟南山院士亲赴武汉。1月23日,武汉封城。在武汉封城前,六七十万黄冈人回乡。随后不久,黄冈封城。整个黄冈,整个武汉,甚至整个中国,都笼罩在这一极强的传染病的阴影之下。

1月27日,我跟随我爱人参加了黄冈职院附属医院传染病防控会议。会议由黄冈市卫健委、黄冈职院以及附属医院联合举办。我从领导那里了解到黄冈疫情的严重现状以及凶猛的发展势头,并且知道黄冈的医务人员十分紧缺,很多医院的医务人员都已经战斗在一线或者是准备上一线。看着那些不断上升的感染人数以及重症患者人数的时候,我心如刀绞,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使命感告诉我必须得站出来,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会后,我很快就告诉了我的爱人我要报名,尽管她十分担心我,但还是坚定地支持我上前线。

1月29日,我正式接到上级命令,支援惠民医院隔离点。我匆匆收拾行李赶往卫校,经过一上午的环境熟悉以及简单的培训,我被安排上夜班。正当我刚刚安顿好住宿的时候,突然接到上级的通知:由于病人量暴增,我们整个隔离点的病人和医务人员要转场到南湖光荣福利院,那里有更多的病人和医务人员。于是,我又匆匆地收拾好用物,随着大部队转场至南湖。

到了南湖之后,所有的工作都是全新的,我们需要重新熟悉病人入住的房间,需要重新规划污染区、缓冲区以及清洁区,需要重新布置各种用物。由于我们的医务人员来自多个医院,隔离点的负责人需要重新对我们进行分工以及协调,而这时,我们还要同时安排从惠民医院隔离点转运过来的病人以及新增病人的入住。可以说,开始几天,事情纷繁复杂,千头万绪,但是正是由于每位医务人员不辞辛苦的努力,终于在3至4天的时间,逐渐建立了一套基本顺畅的流程及规范,如:病人入院流程、转院流程、居家隔离流程、病历病程书写规范、医嘱规范、查房以及交班规范等。

我第一天上大夜班,时间是1:00到8:30。由于涉及到穿防护服以及交班问题,我和搭档12:30就进入了准备区,花了20多分钟戴好了口罩、面罩、帽子以及穿好了防护服。由于很多病人的来源复杂,我们在上一班统计的基础上进一步摸排余下的房间和病人,重新梳理了一部分病人的基本信息(短时间内根本没有办法完全弄完,所以只能弄完一部分)。一个晚上还陆续为几位高烧的病人办理了入院。当把手头最紧要的事情搞定之后,天已经蒙蒙亮了,我和搭档斜靠在纸药箱上休息,浑身肌肉酸痛。

时间非常难熬,大夜班气温只有几度,手脚常常冷得冰凉。我有鼻炎,值班时间一长,鼻子就有些堵了,但是没有办法,只有忍着,只能等着下班后再处理。

终于熬到了上午8:30交班,我和搭档带着接班的医生,对A、B、C三区每个病室进行查房,交待完我们做过的工作以及没有完成的任务,还告知了哪些病人经过了治疗以及哪些重症病人需要进一步观察等情况。交班完成后,当我们从污染区出来,时间已经到了上午9:40了,此时的我,又饥又饿。匆匆地洗漱完毕,喝了一碗冷粥,啃了两个馒头,正准备上床休息,办公室通知全体非病区的医务人员开会,于是我们又匆匆地赶到会场。由于这个隔离点是刚刚组建,医务人员来源复杂,病人来源复杂,病情复杂,病区结构复杂,各种亟待解决的问题都浮出了水面,会议持续了很长时间。当会议终于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到12:00了,我强忍着睡意,等着吃完午饭再去睡觉。饭终于来了,也顾不上盒饭是否合口,胡乱地扒拉了一碗就匆匆地上床睡觉去了,我知道,今天的小夜班(19:00-1:00)又即将到来了。

胡春光在B区走廊

我睡觉的地方,刚好也是陈院长协调指挥一线医生护士的地方,几个呼机时不时地响起,非常嘈杂,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17:50的时候,我的手机闹钟响起,我迅速地爬了起来,粗略准备了下,冲到一楼去吃晚饭,我得在18:30提前进病区接小夜班(19:00-1:00)。

由于第二天的大会提出了很多工作要求,所以接班之后,需要重新去问询一些病人的信息,给之前几班的医生补充一些材料。但是,我这些工作尚没有完成,一辆又一辆的救护车呼啸而来,短短的六个小时,我和搭档接待了30位病人入院。我们既要维护病人秩序,又要采集各种信息,还得吩咐护士协调以及准备病房。现场的病人乱成了一团糟,有的人因为恐惧而不停地追问,有的病人因排队而彼此争吵,还有多位病人不停地对我们抱怨和咳嗽,已经入院的病人还时不时地过来要我们开药。我们一方面努力与病人保持距离(虽然他们还是时不时地会凑到我们跟前),回避那些带有致命病毒的飞沫,另一方面尽力地安慰病人、解释病情,同时登记入院信息等。

胡春光和往届的学生陈思怡并肩作战

等把他们都安顿下来后,已经是夜里2点多钟,而这时,手头还有一堆的新入院病历没来得及写完。匆匆地交班之后,回到卧室,我心里非常的忐忑,我担心今晚的病人会使我感染,尽管我带了口罩和面罩,但是他们说话和咳嗽离我太近了,而面罩的后方,我的眼睛和部分面部皮肤还是裸露着的。我烧了两壶开水,用极烫的水反复敷面,然后将医用酒精涂满脸上,希望能够干掉那些潜在的危险。我在心里为自己祈祷:胡春光,你一定不会中奖的!等到我洗漱完毕后,时间已经凌晨3点多了。我匆匆地上床,我必须马上睡着,因为下午1:30的班正等着我了。

第三天早上,为了能睡个好觉,我没有起来过早,10点多钟的时候,的确被陈院长的呼机吵得受不了,爬了起来,钻进卫生间,洗了一个澡。由于连续阴天,热水器水温并不太高,担心感冒,也只能速战速决。吃过中饭后,我又抓紧时间休息了二三十分钟,之后于下午1点钟进入了准备区穿防护装备。

一线的工作非常艰苦,护目镜常常把脸上压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洗脸的时候非常痛,有的护士的脸还被护目镜压破了皮。护目镜的橡皮带非常紧,我经常在4-5个小时后就会感到很是头昏脑胀。护目镜还特爱起雾,用了1-2个小时就非常模糊,在写医疗文书的时候,必须凑得非常近才能看得清楚。南湖光荣福利院隔离点里没有适合我的防护服型号,每次我都不得已穿小一号的防护服,穿上后常常得缩着脖子,挺着胸和腰,几个小时下来,腰都直不起来了,十分难受,好在最后几天胡燕委员给我弄了几套大号的防护服,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工作的这十多天里,我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已经到了极限,但是一想到我们隔离点隔离的这些病人,一想到黄冈的疫情这么严重,一想到我们的工作可以保护成千上万的没有感染的人,再辛苦再累我觉得都是值得的。我相信,我们的努力,终将换来黄冈美好的明天!

胡春光(医学部)、吴涛(护理亚洲偷偷自拍免费视频)和肖利春(附属医院)合影